債主 V第十一章[11.27]

  他錯愕地問:「算什么?」
  「你說,你當年付出的那是什么狗屁代價?」她慢條斯理站起身,目光瞬也不瞬地看著他。
  心頭上最不愿讓人知道的一段過往傷疤突地被她提起,斐然的臉上閃過一絲狼狽。
  「說啊。」尚善在他別過臉去死閉著嘴不開口時,抬手將五指握了握,「不說是嗎?揍一頓你就知道老實了。」
  揍他一頓算什么?事關男人臉面,哪怕是打死他……也不說。
  面如火燒的斐然倔強地扭過頓,不屈于暴力也無懼于拳頭,嘴巴緊閉得跟蚌殼似的。
  她刻意嘖嘖有聲地咂著嘴,「難怪這些年來,我老是聽傳言說,原國的然公子對女人沒興趣,要不是寡人有疾,就是個天生的斷袖……」
  他迅速回頭朝她悶吼,「斷你個頭,本公子才不是什么斷袖!」
  就等著他怒火中燒的尚善,直接抬起一腳朝他踹過去。
  「敢不敢再沒禮貌點?」他還有臉吼她?
  「你敢不敢再粗魯點?」從沒受過這等待遇的他干脆同她扯破面皮了。
  她有求必應地一拳頭砸在他的肚子上,「粗了沒?」
  挨了一拳的斐然嗆咳地掩著腹部,滿腹皆是有苦說不出的悲涼感,嗚嗚,女子狠心如豺狼啊。
  「哼,不說是嗎?那就由我代你來說。」尚善也不顧他的臉面,開口直指他倆心頭的最痛,「去你的不舉!你沒事拿這個當代價做什么?」
  斐然尷尬地別過臉,「那代價又不是我愿給的……」
  她才不管他的過去是有多仇苦若海深,照樣噼哩啪啦地算起這堪比六月飛雪的陳年舊帳。
  「我是個姑娘,我要你的不舉干什么?你付那什么鬼代價!啊?我是能用到還是能拿來換肉吃?在許愿之前,魂紙使用的方式你到底知不知道?人家是魂役生前缺什么,魂主就用許愿的方式補什么給魂役,而你咧?給我不舉?付這種代價前你就沒想過萬一魂役是女的怎么辦?我看起來像是犯了淫戒還是罪大惡極的采花大盜,所以你才給我不舉要讓我變成寡人有疾?我是女的啊!我連舉都舉不起來好嗎?」
  斐然不語地看著她因怒氣沖沖而起伏不定的胸口,發現她似乎還沒有察覺到,她在不知不覺中,已又再次變成了個小娃娃樣。
  他不知他的這名魂役究竟是什么來頭,又為何能忽大忽小,光只是她身上的那襲道袍他就已夠想不明白了,不但能隨著她的身子變大變小,且還能日日干凈如新……好吧,這一點也不重要。
  重要的是,近來她變小的情況已從睡著后才出現,漸漸變得控制不住,好像只要她的心緒激動點,就會變成眼前這尊他打也不敢打、罵都不敢罵、連碰……都怕會不小心碰壞的小娃娃。
  至于說到當年的那個代價,雖非他所愿而是遭人胡亂寫的,但對一名魂役來說,此生最重要的是什么,他也知道,可他這個魂主,卻在代價一事上虧欠了她,因他不但代價有給像沒給,更從沒給過她半點幫助。
  他抹了抹臉,頗認命地問:「不如……你再揍我一頓出出氣?」
  「不急。」尚善奶聲奶氣地說著,然后邁著短短的腳丫子,來來回回的在他身邊踱步,「來,咱們接著再談談當年你所許的愿望。」
  這一次斐然的反應就很快,「我至少沒讓你去殺人放火或是助紂為虐!」想想這世上多少人命魂役四處為惡啊,他自認他的人品雖是不正,但無論在道德上還是良心上,他都對她說得過去。
  「我倒情愿你讓我去惡貫滿盈!」深受其害的她向他潑了盆冷水,「你許那什么害死人不償命的心愿?」
  「呃……」不明所以的他弱弱地問:「行善助人有什么不對?」
  有什么不對?
  尚善先是狀似不經意的笑笑,然后再干干地對他笑了笑,待到她開始一路冷笑個不停時,站在她對面的斐然驀地有種陰風鋪天蓋地襲來的悚然之感。
  她心如死灰地問:「你可知道,這些年來為了你這么一個無私無我兼愛世人的偉大心愿,我被你害得有多慘嗎?」
  試問魂紙的契約力量有多強大?
  雖說自古以來說法皆不同,有的魂役是壓根就不甩不顧魂主,更對魂主的心愿不屑一顧;有的魂役則是一心一意奉行魂主所言,窮極一切也誓要達成魂主所愿,至死也不悔。
  而魂紙對她的作用嘛……哪怕她再怎么不肯不愿死都不去做,在契約的絕對力量面前,她就是個沒有自主權的傀儡,而契約就宛如一雙無形的手,逼也會逼著她去做!
  她一直都記得,當她八歲那年同師父下山采買蔬菜種子與布料,一腳踏進城門后,她就深深恨上了她的魂主斐然。
  因為,只消一個求救的眼神,一句懇求的呼喚,一句漫不經心的拜托,哪怕是小乞兒向她索錢、背著扭了腳的婆婆送醫、扶老伯伯過街、幫賣饅頭的大嬸攬客、幫打掃街市的清道夫掃上幾條街、幫米店的伙計扛米袋、幫賣花的小姑娘賣花打雜、替年邁的木匠爬上高樓修屋頂、順手幫衙門的差役抓賊偷,不管是要她上刀山跳火海……她統統都義不容辭的搶著去做。
  而她家那個沒良心的師父,非但事前也沒警告過她個一聲,事發時也沒向她伸出援手,拯救她于苦海,他只是找間茶店坐下來叫了一壺清茶,然后悠悠哉哉的看著他家徒兒,像個團團亂轉的小陀螺,一整日下來,差點跑斷一雙腿到處去行善助人。
  直至天黑時分,城內商鋪小店紛紛關門收攤,這時總算看夠好戲的師父大人,這才慢條斯理地起身走到街尾處,拎起累癱呈大字狀趴在地上一動也不動的小徒弟,然后心滿意足地將她扛上肩頭帶回道觀。
  打從那回之后,她再也不敢輕易現身于人前了,甭說是上街,她連山腳下的鄰居也不敢見上一面,無論是養在深閨的女子,還是被流放至冷宮的女人,她們一定都不像她這樣,避生人避得有若洪水猛獸般,月月年年都把自個兒關在道觀里,陪著一票老頭子修身養性兼謀殺時間,且任由他們予取予求,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的替他們做牛做馬……
  這些年來,每夜睡前她都在想,其實她,并不是因魂紙而又重活了一回,而是再死了一次吧?
  什么眾生皆苦?這世上最苦的就是她!
  聽完她所述那些轟轟烈烈的往事,斐然除了想在她的臉上寫個慘字外,也只能無言以對地吶吶張著嘴。
  「我……」身為禍首,這次他是真的找不到什么理由借口來推諉卸責。
  「居然用不舉來換我一年到頭不停的助人行善……」她說著說著就又想到了昔日夢魘,「啊,不行了不行了……提到這樁陳年慘案就連佛也都會有火,我決定再揍你一頓加餐。」
豆豆網官方網址01:www.jhbhyc.com.cn ;  02:www.dd234.net ;  03:www.ddkanshu.com
豆豆書吧 - 豆豆言情 - 豆豆書庫 - 豆豆精品言情
CopyRight © 2020 本作品由豆豆小說閱讀網提供,僅供試閱。如果您喜歡,請購買正版。
久久小说下载网 单机麻将(全集)安装 体彩6+1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一 查询今晚七星开奖结果 终于知道八闽福建麻将作弊 澳洲幸运5官网真实吗 澳客竞彩足球比分直播 百度 俊升配资 辽宁十一选五 最新新疆35选7开奖结果查询 大赢家足球即时赔率 山东十一选五走势